棋白pig

對住太太, 除左俾小心心和買買買, 仲有咩可以做?

總有人會令你不快

最甜甜不過正主發糖, 小心心

生當復來歸,死當長相思

歌詞

後來我的生活還算理想, 未為你落得孤單的下場

关山月【9.2mini更】

.:





bill开口,清清楚楚的说,“项允超,你死定了。”




阿庸听见这句,眸色不由得一暗,握紧了拳,但又慢慢松开。




项允超现在的脑子里好比银河大爆炸,什么都察觉不到,bill却注意到这一点。




bill当年叱咤兰桂坊凭的是脸是腰,但更加重要的是见微知著洞察人心。




如果只是靠打桩,也不可能将人心翻覆轻易。




换了别人,或许很难想到这个‘铁木真’和项允超之间到底是什么恩怨情仇,但是bill哥哥自己都和百年清朝小男鬼生生死死纠缠难分。




bill心意一动,零点五秒之内做出决定,冷冷说,“项允超,我一天不在,你就带人进屋?”




项允超:“……啊?”




bill一把扯住项允超衣领,往阿庸身上一推,项允超没有心理准备,跌在阿庸身上。




bill进屋,环顾四周,走进开放式厨房,拿起一只玻璃杯,举起来看了一看,转手砸个粉碎!




说,“两百万分手费,一分都不能少。”




阿庸扶住项允超,见项允超沉默,只当他是伤心气愤。




项允超却是一脸懵。




两百万?分手费?啊?




bill怕项允超一开口露出破绽。浪费了自己辛苦演戏,便说,“两百万不算多,一过户,我保证不会跟任何人说我们之间的事,既然你都找了第二个,我就不怕跟你说清楚,当时跟你在一起,就是因为你姓项,除了这个姓,你还有什么?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陪着你都浪费……”




阿庸猛然一拳挥出去!




bill结结实实面颊挨了一拳,痛到心底飙脏话!




丢!点知个仆街铁木真打人这么痛!




项允超吓一跳,赶紧拉住阿庸。




阿庸一身杀气,双目发红,怒视bill。




bill其实痛到有那么一瞬间想挥拳打回去,但是看见毓泰的一眼,心头万尺怒火都按回去,指住项允超,意有所指的说,“记住,你欠我的人情。”




说罢转身出门,进了电梯就摸了摸面颊,痛得嘶的一声抽冷气。




毓泰现形,站在bill的身边。




bill不说话,好像专心在自己伤口。




毓泰轻轻开口,“为什么这么说。”




bill才答,“项允超跟那个铁木真之间,九成九有事,我好人做到底,开铺亏兜底。”




毓泰忍不住一笑,再看bill,见他面颊隐隐泛起红肿,又有心疼,“那也不用挨一拳。”




bill摸摸被打的那侧面颊,看一眼毓泰,说,“既然做错事,那被打一拳,也是应该的。”




毓泰注视bill,俯身过去,轻轻一吻,唇瓣微凉,犹如含冰,轻轻说,“本王的人,要打,也是本王亲自来。”






第一關 認識同伴, 得知怪物的存在。 跟隨同伴離開開始房間
第二關 跟隨同伴見證召喚/控制怪物的過程。 認為人類可以
13某程度上控制怪物而得再資源
第三關 過場, 認識新同伴
第四 回到第二關,嘗試用以往方法得到資源,但怪物受到不知名刺澳, 失控 主角逃走, 只與部份同伴會合 逃到某大廈露台,發現天眼。決定出發到天眼所有地。 天眼 - 由大廈頂樓申延出的巨型望遠鏡/鏡頭
第五 天神眼擁有人是一對夫 其女兒有急病, 需要怪物入藥。 為了保住女兒, 夫婦用魔法將女兒變成一個硬幣 隨身携帶 決定合作,並用天眼找尋怪物巢穴
第六 前進至怪物巢穴時遇險。臨危時,母親將硬幣交給主角, 脫險時交還。
第七 穿過怪物巢穴其中一間房後, 場景變成游樂場 遇到人類襲擊
為什麼巢穴會通向游樂場?
為什麼會受到人類襲擊?
怪物本身的秘密?

Good night,  Professor Snape.

fay1921:

他看到阿不思俏皮的朝他眨了眨眼


他看到布莱克挠了挠头故意将眼神朝向别处,被卢平用魔杖狠狠的砸了脑袋才冲他不好意思的勾了勾嘴角


他看到詹姆斯对他做了个鬼脸,怀里的莉莉笑着向他走了过来


“辛苦了,阿西勒斯,欢迎归来”


他终是舒缓了皱了大半辈子的眉尖,缓缓的闭上了双眼


晚安,斯内普教授。


一件傳聞炸出沒有腦子的人居然有這麼多。真是萬萬沒想到


Wuli譽王在祁王就是個小媳婦